有人说,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校园,总是没有几个爱情诗人,几个流浪歌手。 20世纪八九十年代,诗歌和音乐作为校园文艺的主流形式,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。 如今,随着课外娱乐生活方式的日益多样化,“文艺”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“利基”。 但校园里总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在业余时间沿着文艺之路越走越远,成了别人眼中的“文艺青年”。

Home / 未分类 /    有人说,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校园,总是没有几个爱情诗人,几个流浪歌手。 20世纪八九十年代,诗歌和音乐作为校园文艺的主流形式,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。 如今,随着课外娱乐生活方式的日益多样化,“文艺”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“利基”。 但校园里总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在业余时间沿着文艺之路越走越远,成了别人眼中的“文艺青年”。

   今天我们要注意的,是校园里的“文艺青年”。 时代变迁,当前校园“90后”与“文学青年”,与前人有多么不同的感受? 什么样的魅力让他们快乐? 让我们看看他们的梦想,听听他们内心的声音。

   在诗中遇见了另一个我

   梁伟伦只是复旦大学飞机设计与工程系的一名普通学生,他手里拿着飞机动力学穿过向惠厅前的草坪,或在飞机设计与仿真实验室学习飞行仿真驾驶舱。 而校园诗人西尔弗,在一个下午与朋友酒吧见面时,恰逢酒价上涨,因为手头拮据而不得不痛哭流涕,那一刻他突然抓住了现代年轻人进退两难的社会处境,记下了一句“两个人两杯”。 “梁伟伦是我,银子是我,两者基本上没有区别,只是给我看两张不同的面孔。 ”复旦诗社第四十二任社长西尔弗说。

   对西尔弗来说,诗歌就是重新发现自己的过程。 2014年初进入校园,社区聚集招募新人,复旦诗社不突出,银后报名也疏忽了参加社区活动。 次年复旦诗社组织春游,选择的地点是银的故乡浙江台州,怀旧之余,银参加了春游。 短短几天的路程,大家在返校之旅的前夕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。 “这一夜跟我的谈话触动很大,让我知道,原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如此坦诚和相互信任。 这是诗歌,我有幸结识了一群诗人朋友。 ”西尔弗说。

   从一个热爱阅读的理工科学生到一个诗歌诗人的校园诗人,这一过程已经确立。 《春天画廊》、《地铁人》、《小豆奇闻》 。。. 西尔弗的诗充满了无数日常细节,但紧带着一种异样的感觉。 在西尔弗看来,“诗歌来源于日常生活,在诗歌中,我可以用自己的语言来反省自己,反省社会。 ”

   在这种非典型工程小子看来,理想与现实、诗歌与生活并非不可调和。 他把专业学习和诗歌写作看作是“安身立命”和“谋生”的关系,专业技能可以让他依靠一种以社会生活为基础的技能,但“诗歌塑造了另一个自我的肉体,创造了学习之外的第二种生活方式,为我的生活拓展了更多的可能性。”

   复旦诗社成立于1981年,现已涌现出一大批优秀诗人,除了《田园诗》发行外,近年还出版了《复旦诗选》、《复旦诗选》等诗集,并坚持在网上分享最新诗歌。 继承这一脉,西尔弗和他的同伴们,核心诗人不到20人组成了校园诗人群,以诗歌的名义不断写作。

   诗歌是一种个性很强的文体. 诗人如何在校园里聚在一起独立? 西尔弗认为他们昂贵地坚持“与众不同”,要最大限度地尊重诗歌写作的多样性,同时也不要盲目地随波逐流。 每个月西尔弗都会收集会员的最新诗作,并组织匿名评论,好的诗作来自慷慨的赞美,怀疑也直言不讳的批评和谦逊地接受,“因为我们是彼此最真诚和最信任的读者。”

   过去,大学校园培养了许多受欢迎的诗人,但现在遇到了同质化、边缘化、情感弱化等问题。 在文学失去轰动效应的时代,诗歌何以立足? 出生于1995年的西尔弗写了一首年轻的诗,发表了自己的宣言:“我们都是真诚的创造者,勇敢地观察世界,创造自己的诗歌语言,努力成为中国变革潮流的先锋.”。”

   摇滚校园宣言

   5月下旬的一天,中国人民大学世纪馆门前广场开放,浪喜翻身校园,一年一度的“爱乐毕业音乐会”就在这里上演。 从中午到午夜,许多校园乐队如贝瑞乐队、疯狂铃声乐队和404乐队轮流告别大学生活。

   “404”乐队已经是全国人大的一个小明星,把音乐会推向了一个小高潮。 它成立于2014年秋季,由四个男孩组成:主唱孟楚天,吉他手沈明,贝斯手陈玄冥和鼓手王嘉诚。 名称“404”仅表示乐队由四个成员组成。

   乐队的创始人是主唱孟楚天,他从高中开始就对吉他音乐感兴趣. “吉他如此吸引人,以至于每个男孩都被它吸引住了。 ”进入大学后孟楚天加入了音乐俱乐部“爱乐乐团”,在众多校园乐队的影响下各地萌生了组建乐队的想法,游说沈明和陈玄冥加入后,几人又组织了鼓手的选拔,将只是当时王嘉诚收入乐队的新生。

   几乎每个星期,404乐队都聚集在租用的校外练习场,在那里小小的空间成为他们飞翔梦想的地方。 起初,每个人都找到了一首最喜欢的歌曲来演奏,在交流中逐渐形成了对音乐的默契。 “不要墨守成规,尽量争取不同元素的融合。 ”谈到乐队的风格,孟楚天说,“这样会很有趣,不仅取悦自己,还能让音乐更有活力。”

   取悦自己,是“404乐队”的初衷,也是他们坚持演奏音乐。 “我们不指望音乐能承载很多特殊的东西,更多的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情感,希望能给观众带来共鸣。 ”沈明说,选择摇滚,也是因为“摇滚是最感性的表达方式”。

   “90后”404乐队的歌曲表现了更多的年轻人微妙的情感体验。 《404》于2015年通过众筹发行了首张专辑《等离子球》,其中收录了他们的几首原创歌曲:《软小子》中的古怪男孩形象来自孟楚天的梦,歌词略带孤独和神秘,反映了当时的心态;另一方面,着陆是另一种生活体验的幻觉。

   像现在许多校园乐队一样,404不把音乐作为未来的主要业务. 有些人刚刚进入职场,有些人还在校园里学习。 但即使在毕业后,这四个人说,“404”不会被解散,现在他们仍然在学习和工作中创造新的作品,并为下一张专辑做准备,坚持他们每年都要创作的目标。

   摇滚是404乐队的另一种自我表达方式,专注的听众会对404乐队说一代胡言乱语。 他们承认,曾经轰动一时的90年代校园音乐离他们很远,“90后”大学生正在演唱时代特有的青春摇滚。

   青春与“国粹”相遇“小姐啊小姐风采,君瑞君大雅。 浪漫不用女儿买,月移花影玉人 … ”廉布淡淡的动了动,水袖剑飚,兰花指轻捻,一念白,十二字,珠圆玉润。 在今年的五四青年节京剧音乐会上,夏一凡的表演赢得了全场掌声,北京工业大学生物工程专业的硕士笑道,“媒人是我最喜欢的角色。”

   将母亲用旧布包成水袖袍穿上身,让奶奶跑龙套模拟大厅场景,模仿赵丽蓉鞠萍丹的表演,夏一凡从小就对歌剧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 但起初太胖了,后来学会了花脸。 仓敦津大嗓门的声调唱不出,他开始探索那种豪爽灵活的花旦小嗓子。 “最初是被衣服和脑袋吸引,后来是纯洁得像个丹。 我当时想,只要能够做到,吃多少苦都愿意”,夏一凡回忆道。

   14岁的夏一凡开始学习“踩高跷”,因为踩高跷会让身体自然轻盈地摇摆,这对塑造女性形象很有好处。 这种手法要求演员推一对木制的“三寸金莲”,脚尖踩在高跷上,然后用背带将脚背用木芯牢牢绑死,踩在高跷台阶上,圆场、纵跃而开。 先是靠着锥痛扶着墙壁稍微动了一下,五点半后才起床.m. 每天到朝阳公园走一圈,到第一次演绎跷跷板作品的《战南阳城》,夏一凡花了不到两年的时间,原本230斤的体重降到130斤。

   梨园行的“跷跷板功”几乎绝迹,尤其是最难的“高跷”,夏一凡是为数不多的继承者之一,“老前辈的一些绝技大多都是失传的,我能做的,就是让有事情下来。”

   大学期间,夏一凡担任学校文艺戏剧组组长,加入首都大学京剧联盟。 除了每天的演出,他还参加了各种歌剧比赛,举办了中央电视台歌剧春晚,并前往日本和俄罗斯进行文化交流。 “我去过林琼宴会,我也玩过马御街”,夏一凡借戏文表声,“在戏文的人生起伏中,让我经历了很多。 舞台是一个小社会,舞台和观众,在学会演奏的同时也学会做人。”

   经过基本技能的训练,学戏就更谈戏了。 李开平,一位老戏曲艺术家,曾在《玉堂春》中讲过“升堂”. 为了吓唬苏三,刘秉义通常举着牌子做投掷的手势,但在古代,一旦牌子出了牌子,那句话就执行了。 了解事实,考虑夸张艺术和舞台效果,演员可以创造自己的方式,使表演更真实、更丰富。 夏一凡说,“老师从不限制我的表演方式,而是告诉我一些个性,张弛有度,可以改变真实的细节,去创造和演绎,这就是京剧传承的生命力。”

   夏一凡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成立了一个“正直”的京剧小组,一起在“龙凤程响别宫”中,用咬字吐字的方式与单曲小五集交流,一场表演名扬四海的歌剧,青年遇到国粹,让他们的校园生活更加精彩。

   忙于歌剧表演的夏一凡并不放松学习和科研,他希望毕业后能成为一名生物教师,教学中有足够的时间做最喜欢的事情——唱京剧。 1993年出生的北京男孩笑道. “京剧会贯穿我的一生.”!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