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[摘要]400年前的今天,一颗耀眼的明星落在才子林川的土地上,他是一代戏剧大师汤显祖。 四百多年来,以《牡丹亭》为代表的戏曲作品在国内外广为流传,被誉为世界古典戏曲名著。 汤显祖还被联合国教育、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历史文化名人。

Home / 未分类 /   [[摘要]400年前的今天,一颗耀眼的明星落在才子林川的土地上,他是一代戏剧大师汤显祖。 四百多年来,以《牡丹亭》为代表的戏曲作品在国内外广为流传,被誉为世界古典戏曲名著。 汤显祖还被联合国教育、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历史文化名人。

   400年前的今天,一颗耀眼的明星落在智慧之乡临川,他是一代戏剧大师汤显祖。 巧合的是,在过去的三个月里,地球的另一端失去了世界戏剧舞台上的两位大师,英国的莎士比亚和西班牙的塞万提斯。 今年,全世界都在关注他们——举办纪念活动,环游世界,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,感受他们作品的艺术魅力。 而作为汤显祖的故乡,我们在这个难忘的日子里,特别系列的报道,关于汤翁和故乡,以及作品,和其他两位同代的大师或者巧合或者普通的联系,让更多的故乡人为这样的圣贤骄傲。 ——编明万历四十四年,67岁的汤显祖在临川玉唐明明去世的那一刻,他就不会想到,自己和他的作品,会唱。 四百多年来,以《牡丹亭》为代表的戏曲作品在国内外广为流传,被誉为世界古典戏曲名著. 汤显祖还被联合国教育、科学及文化组织列为世界历史文化名人。 拂去岁月的尘埃,我们可以看到,除了经典的《牡丹亭》本身,还有与经典有关的各种,竟然也颇具传奇色彩。 世界一流戏剧的存在必须基于不同的观点。 关于《牡丹亭》的创作和起草时间,江西和浙江两位专家学者针锋相对,以其立场不仅赢得了学界对故乡爱情的尊重,按理说,故事的工作源头应该没有争议,因为汤显祖在《牡丹亭碑文》的开篇中已经明确指出:“传杜太守之事,仿佛金吾皆守李忠文,广州萧峰必子。 再来一点玩。 “也就是说,《牡丹亭》的故事来源于这两个传说。 武都守李忠文的故事出自东晋陶谦《搜姬神》第4卷,广州守萧峰的故事出自刘舒静《异园》第8卷。 不过,这两个太守儿女为爱从死里逃生的故事,似乎只是汤翁卖的一个关子。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,一些学者根据明代目录学家晁庭编撰的《鲍文堂书目》文本中的“杜丽娘”和何明大伦丛书中的“再刻补颜居注”中的“杜丽娘慕色复活”故事,认为这是《牡丹亭》故事的源头。 20世纪90年代,谢梅川,大余县退休高级讲师,经过十余年的艰苦研究,有了新的发现. 他收集了几个大禹传奇的版本,发现南宋学者洪迈在其著作《简一志》和《简一知止志》中记载了两个与《牡丹亭》相似的故事。 所以,谢梅川认为,汤显祖并不是随便把《牡丹亭》故事发生在南安府(今大禹县),其创作原与南安府有着密切的关系。 在这里,有必要回忆汤显祖的经历。 万历十九年( 1591 ),汤显祖因即位激怒了王朝皇帝朱彝,被流放到徐闻县做小官,大夺(今大禹县)梅岭。 六个月后,浙江遂昌政府的提拔,再一次由大夺梅玲,并留了一段时间。 谢梅川考证的地方传说应该是一时间进入他的视线。 七年后,汤显祖把天地之情的爱情传说发生在大夺南安府,而不是“杜丽娘慕色复活”的广东南雄。 而在《牡丹亭》第十出《梦》中由杜丽娘吟诵的《夜啼》一词中说:“晓来看梅花脱,夜妆残。 ”而杜丽娘则经常被浇到梅树下,死后葬在梅树下等地。 可见这两大之行对汤显祖影响之深。 著名学者许方硕这样解释,是因为中国历史悠久,丰富多彩的古代传说容易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。 而汤显祖认为无论是杜丽娘的故事还是大禹的地方传说,整理者还年轻,故事还不够古老,很难说服,所以在铭文中进行了较古老的、流传较广的另外两个类似故事作为剧本的证据。 《牡丹亭故事》的起源,学者们的研究成果略显温和。 但是关于创作时间和地点的争论有点激烈。 一方认为是万历二十五年( 1895年)在浙江遂昌完成,另一方认为是万历二十六年( 1896年)在江西临川完成。 《遂昌说》主要是根据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戏曲通史》,其中写道:“关于前年投票非法回国,即万历二十五年( 1597年),汤显祖写了杰出的古典戏剧《牡丹亭》传奇。 剧作家史凌河在《遂昌弃官》一节中描写了汤显祖在遂昌的生活经历,包括他的创作和指导萧红演唱《牡丹亭》等情节。 《临川说》是根据中国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百科全书曲艺卷》汤显祖条目记载:“万历二十六年( 1598年) … 秋天,文昌从临川搬到沙井巷城中。 著名的玉明堂和清远阁就在这里,传说中的“牡丹亭复活”也在这个时候完工。 中国元明清戏曲小说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徐方舒在《汤显祖年谱》一书中确认了这一点,并在《汤显祖评点》一书中提到了一个细节:汤显祖《临川四梦》中的其他三个铭文都是在一年完成时写成的。 由此断定《牡丹亭》题万里二十六年( 1598年)是创作完成的一年。 同时,他在《汤显祖全集》中注释《牡丹亭》成遂昌说,很难自圆其说。 有意思的是,遂昌理论的主要传播者史令河是江西人.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曾任江西省文化局局长、文联主席。 而“临川说”的主要研究学者徐方舒是浙江人,一直在浙江做研究。 由于专家学者的省际认同,他们并未对研究结果产生影响. 令人钦佩的是,意见分歧可能只是基于不同的材料和研究方法。 一座著名建筑的公演瞬间引爆了全世界对牡丹亭的热爱,很快引发了戏曲界的一场激烈的“商沈之争”。 几百年后,一位明星后人为了工作进入新青年时代,也成了汤显祖笔下世界重要推子的杰作,南昌不是英雄城市,而是有一座城堡的河流,自大江南北建成以来就一直闻名,那就是滕王阁。 明万历二十七年( 1599 ),滕王阁完成了第五次建好,在重阳节完成了典礼。 仪式是司空见惯的事,但因为一出戏,让滕王阁历史上的庆典留下了浓重的墨迹,也让戏瞬间唱出。 这出戏是《牡丹亭》。 汤显祖是南昌的常客,从第一次获得爵位后到后来无数次过境停留,他在南昌结交了很多朋友。 对于滕王阁来说,他最熟悉的,是多少次以酒当歌,被江堵塞。 然而,这一次给了他一个完全不同的意义。 我们不能再现公共表演,只能通过一些线索来推断表演的效果和影响。 首先是汤显祖本人,很明显,他对王攸欣著名音乐的表现相当满意,当场作赋《滕王阁见王攸欣奏》两部,第一部写道:“若韵而笛气若丝,牡丹魂梦来。 江水动客散江波起,不明白魂不派知。 ”后来有明代作家沈德富在《顾曲杂记》中写道:“牡丹亭”一首,家传诵,几首令“西厢记”降价。 ”就这样,著名建筑滕王阁和代表作《牡丹亭》完成了完美的和谐之舞,当年在曲艺史上,他们绝对是主角。 今天,我们登上了王腾馆,在三楼大厅的屏幕上,还可以看到一幅壁画,这幅画2. 8m X5. 五米丙烯壁画名叫临川梦,是汤显祖在滕王阁排练《牡丹亭》的故事。 南昌社科院特聘研究员肖德琦对“汤显祖与南昌”的研究已有10多年,他说,《牡丹亭》不再局限于临川角,而是在滕王阁的公开演出中,使其成为世界的杰作。 还有就是牡丹亭,让“江南一楼”增添了几分文化底蕴。 唐翁在滕王阁开创了他戏曲生涯的一个高峰,后来经历了一场纷争,对手是与他同时代的剧作家沈京。 两位戏曲大师对《牡丹亭》的旋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,这就是戏曲史上唐沈之争。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场争论的故事:简而言之,在著名的牡丹亭之后,官场和民间都很受欢迎。 然而,千里之外的苏州,一直以来昆曲家沈京认为《牡丹亭》唱法都是昆曲,但有些节奏有明显的错误,于是他根据昆曲的节奏进行了调整,并修改了一句话这种“有梦”的公开表演。 当时没有现代网络媒体,汤显祖很久不知道了。 直到朋友送他一本带梦的书,立刻引发了汤翁的强烈不满。 目前,汤研究者引用最广的是两段,分别代表了两人的观点和态度。 沈京同时提出了修改的理由,尖锐地指出了《牡丹亭》的问题:“宁协会法无功,读书不是一句话,而耒协会的开始,则是出于巧合。 汤显祖的归来是非常直接和动情的:“他恶知曲艺哉! 余一,还不如收起这个世界的咽喉! “大意是沈京认为昆曲节奏在牡丹亭有些低级错误,而汤翁反攻谁说牡丹亭是昆曲呢? 你有这么多本事把昆曲统一天下? 后来,许多汤研究者对“汤沈之争”进行了各种分析和解剖,有的还会上升到封建思想和反封建思想的政治高度。 有的还会被提拔为两个“临川派”和“吴江派”之间的争论对象。 其中既有学术争论,也有情感理论;对基础理论有不同的理解,对史料也有不同的理解。 因此,对于“商沈之争”的研究已经持续了数百年,至今仍无定论。 事实可能不像汤研究者说的那么复杂和深刻。 因为“商申之争”只是一场远距离的对峙,双方虽然同时却没有沟通。 支持这段曲艺公案的,是几封给第三人的信。 回到工作本身,也许就是这么简单:汤显祖要求规矩要服从文字,服从内容。 沈继泽强调语言服从规则,服从听众。 在经历了300多年的争议之后,中国台湾一位著名明星的后代,悄悄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,并为牡丹亭注入了新鲜的元素。 他叫白先勇,是一位军人出身的白崇禧将军的公子。 2004年,他领导创作的《牡丹亭》青年版,不仅唤醒了昆曲青年,也使《牡丹亭》的青年生活回归。 白先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他9岁时母亲第一次去剧院,看到梅兰芳参加牡丹亭,瞬间坠入爱河,从此没放下心来,从此推广昆曲《牡丹亭》。 2004年4月,青春版的《牡丹亭》在台北大剧院首映,吸引了近万观众,就像《牡丹亭》的滕王阁公演一样。 白先生67岁。 后来,青年版的《牡丹亭》推出了全国巡演、世界巡演。 足迹遍布世界各地,被许多年轻的观众。 并在一系列的巡演中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现象,创造了昆曲表演史上前所未有的成就。 腾王戈公开演出,唐慎纠纷,环球巡演。 纵观《牡丹亭》的过去,就像是影视剧的情节,峰回路转,跌宕起伏,最终结局是幸福的。 揭示的信息是以唐翁为代表的众多艺术家追求卓越的艺术表现,也是《牡丹亭》本身不朽的艺术价值所在。 一路摊开中国地图,顺着城市与牡丹亭相关联,我们会惊讶地发现,大禹、遂昌、南昌三个城市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,而汤翁的故乡临川,则位于三角形的中心。 当然,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巧合,也许也是汤翁的鬼魂安慰故事发生在大禹(南安府),主要的政治思想到遂昌,在临川完成了排练,在南昌公开演出和交流,这四个城市与汤翁的《牡丹亭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 随着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越来越近,围绕着汤翁与他创作的《牡丹亭》,这四座城市之间存在着微妙的文化斗争,其中遂昌县最为成功,他们将汤显祖与《牡丹亭》、文化品牌与遂昌经营在国内外。 遂昌是浙西的一个小山区县。 明万历年间,汤显祖与遂昌有过五年的交集,这也是汤显祖唯一的土地。 他在这里任知县期间,受过兴学重教,奖励叶农桑,廉洁奉公,勤政惠民,赢得了当地人民的爱戴。 2006年,中国汤显祖研究所落户县城。 汤显祖研究通讯是由中国戏曲学会汤显祖研究分会主办的学术刊物. 2011年以来,遂昌县与莎士比亚故乡英国斯特拉特福德建立了友好关系,并与莎士比亚的纪念活动进行了多次互动。 现在遂昌正在加快动力,规划建设汤显祖戏镇,作为全县休闲旅游的龙头,致力于把汤显祖文化变成遂昌的“金卡”,为城市的推广、旅游转型、文化熏陶发挥主导和承载作用。 仅这个项目就计划每年接待100万游客,实现旅游收入4亿元。 曾任海南艺术学校校长的福州学者龚崇谟曾经哀叹,福州原本是汤类研究者朝圣的地方,为何汤显祖的诞生地、生长地和死亡地如此尴尬? 的确,与遂昌这个小县城相比,临川文化定位有些不知所措。 福州虽已建成占地180亩的汤显祖纪念馆和以临川四梦为内涵的梦湖、梦岛,在中国(福州)举办汤显祖艺术节,创作汤翁剧目到浙江苏演出等.,但是,在汤翁家乡的影响下,利用、发掘汤显祖文化资源等的体现. 有点困难。 有一次,在一次座谈会上,省内外许多艺术家、专家学者就如何打造汤显祖文化品牌提出了几点建议。 这包括将汤显祖的文化品牌推广到政府的文化战略中;唐明与汤显祖有关的玉器文物保护与修复等。 多年来,大部分内容都保持在建议水平。 今年1月31日,专业学术研究机构福州汤显祖国际研究中心成立。 此时,遂昌汤显祖研究会已经成立10年了。 然而,这一消息也鼓舞了许多汤研究者。 中国戏曲学会汤显祖研究室主任、中国戏曲学院原院长周昱德说:“中心的成立,标志着福州人将带领国内外同行,把汤显祖的研究推向一个全面、深入、新的水平,也标志着汤显祖福州研究站的一个新的起点。 “汤翁不见了,但其名著《牡丹亭》中所描写的美丽纯洁的爱情故事,经过千年的延续,持久芬芳,为越来越多追求自由、向往美好生活的人所敬仰”只有二十年的梦,牡丹在大厅里。 ”这是汤显祖自己对牡丹亭的感慨。 我们自然不能穿越时空,回到那个时间和汤翁对话。 但我们知道,作为一个爱在梦中的理想大师,这项工作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理想完成。 从12岁的诗《混沌之后》开始学习,沉湎于5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,汤显祖在戏曲方面的努力只占人生成就的一小部分,但他一生的意义和对中国乃至世界的主要贡献都集中在这一点上。 《牡丹亭》是唐翁毕生精力和艺术才华的结晶,它不仅体现了唐翁自身的艺术成就,也体现了历代中国文化艺术的深厚积淀。 今天,我们用不同的方式纪念一位伟大的圣人,实际上,也是对中国悠久的博大精深的文化的赞颂。 所以,汤翁在400多年前创造了这个美丽的梦想,随着岁月的流转,一点也不弱。 在建设一个极具想象力和创造性的现实空间的过程中,始终激励着国内外的一代又一代人,努力追求和探索艺术的高度.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