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挣扎的过程当中,不小心坠了楼

转了一圈,人不知;鬼不觉又到了原点,亭内女孩早已分开。唐天宇略有些绝望,漫步分开浣清池边。池水清冽冰冷,捧了水洗把脸,夏末的燥热稍减,他才徐徐地直起了身子,穿太小树林,往至善楼走去。 至善楼是一座老教学楼,看上去有点破旧,赤色的砖石和木质窗棂构成为了衡宇的主体…
Read More

最为遗憾美好的芳华年月

寥寥几笔后,一幅颇具动感的人物素描便活色生香地跃然于纸上。画上的主体,是一个清丽脱俗的奼女,坐在那里看着书。 洁白如玉的右手托着下巴,清秀的短发齐耳,鹅蛋脸,杏眼桃腮,皮肤晶莹剔透,非常精致。她身穿一件红色衬衣,衣质牢牢贴在身上,勾画出胸部诱人的曲线,底下浅蓝…
Read More